教育界代表需要的條件

quality-1

分析社會政策的深度

要掌握政府整體的教育規劃和財政運用,
因為政策和撥款直接影響師生褔祉。

政策研究往往需要抽絲剝繭,小心求證,堅持求真精神。我過去研究小班教學,加上教協的行動,促成政府在2007年實施小學小班教學政策,是一個很好的經驗。這幾年,我直接向政府最高層反映教育訴求,拿出實際數據指出公共教育開支連年下跌,促請政府增撥經常開支,特別是增加教師常額編制。在小三TSA的問題上,我和教協早於2011年已開始進行多項研究,並接觸前線教師,力證TSA出現異化,因此要求政府取消小三TSA,凝聚社會共識。我在教協會主責推動出版6套教研系列,包括教師工作量和壓力、新高中學制和教師專業自主調查報告等。教育界代表,要以道理和實際數據說出教育界的聲音。

開拓教育視野的廣度

要把前線經驗帶入議會,從師生的實際需要出發和思考,務實地解決問題。

教育官僚制訂政策時往往忽略前線的實際情況,並無視政策的緩急優次,漠視師生苦況。大至師生的安全健康,小至暴雨警 告下的上課安排,教育局均處理不當,卻 把精力用來推動一帶一路獎學金等沒有迫切性的項目。在議會內,我力促政府先處 理較迫切的項目,最終政府願意把 學校工 程和公務員加薪等項目優先處理,並把一 帶一路獎學金等具爭議項目押後。

維護核心價值的決心

要堅持捍衛法治、民主、自由與公義,為下一代締造更正義的社會。

我在1983年就讀港大時已開始關心香港前途問題,認為香港必須走向民主,社會才能穩定。六四事件令港人悲痛,自此我每年都會點起維園燭光,堅持平反六四。過去四年,梁振英政府表現拙劣,香港的核心價值屢受衝擊,人權自由遭到前所未有的威脅。我和教協將一如以往,捍衛新聞自由及言論自由,堅定不移繼續爭取真普選。